但是苏锐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可是,苏锐及时调整了平衡,他并没有倒下,也没有回头,目光仍旧死死盯着蒋毅刚!
 
    他一定要杀了这个蒋家大少,为死去的战友一家报仇雪恨!
 
    蒋毅刚今天必须死,不管谁来了都救不了!
 
    不光是他,那剩下的四位首都少爷,他也要挨个过去收拾,谁也别想跑,谁都跑不掉!
 
    蒋青鸢自己也有些愣住了,仓促之下所射出的那一发子弹,竟然击中了目标!
 
    蒋家大院上百号保镖都没能伤到苏锐,她竟然做到了!
 
    可惜的是,那又能怎样!
 
    那匹练的寒芒几乎已经抵达了蒋毅刚的鼻尖,马上就要劈开他的头颅!
 
    这位被蒋天苍称为蒋家未来希望的大少,即将变成死人!
 
    他若一死,那么蒋家也将丧失最后崛起的希望!
 
    依旧保持双手握枪姿势的蒋青鸢一声尖叫,已经不忍再看眼前的场面!
 
    蒋毅刚也已经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眼中不再有怨毒,而是全部被惊恐充斥!
 
    什么阴冷,什么镇静,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全部都是狗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乌光由远而近,准儿又准的撞击在了那长刀的刀身上!
 
    叮的一声脆响,回荡在众人的心底!
 
    这撞击于千钧一发之际改变了苏锐这夺命一刀的走势,刀锋本来对准的是蒋毅刚的鼻尖,这下子骤然偏离,擦着蒋毅刚的面部肌肤飞过,唰的把他的左侧耳朵连根削掉!
 
    在削掉耳朵的同时,刀锋还刮下来他左侧面部的皮肤,蒋毅刚的半张脸没了脸皮,瞬间鲜血淋漓!让人目不忍视!
 
    可是,他终究没死!苏锐却受了伤!
 
    多亏了那道乌光!
 
    那乌光是什么?
 
    苏锐并没有回头看那个把自己打伤的蒋青鸢,而是盯着地上滚落的一颗珠子,一字一顿的低吼道:“翠松山,张不凡!”
 
    …………
 
    ps:这是早就酝酿好的**,只是想要写的精彩些,因此今天对着电脑一天,却写的超级慢。对于整个故事来说,这也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或者说是转折点,所以我想要写的更精致一点。多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会整理出名单,一一感谢。http://piaotian.net
 
 第590章 双子星在此,谁敢造次?
 
    听到苏锐的低吼,蒋家大院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均开始涌起狂喜之色!
 
    张不凡,竟然是张不凡!
 
    这位身居华夏南方翠松山的超级大神,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天佑蒋家!天佑蒋家!
 
    五年之前,如果不是张不凡在最后时刻出手挡住苏锐的进攻,蒋毅刚早就变成了死人!哪里还有机会再苟延残喘五年时光?
 
    这一次,他们已经请不动张不凡,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天机观的观主天机先生和他的五名得意弟子请来。
 
    可是,蒋家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天机观的人根本不是苏锐的对手,就连天机先生都被当场斩断了喉咙!
 
    在蒋家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时候,蒋青鸢开枪打中了苏锐,而一枚珠子犹如子弹一般从天而降,将苏锐的致命一刀打偏了!
 
    苏锐死死盯着某个黑暗的角落,他肩膀上的枪伤正不断的涌出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
 
    蒋青鸢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依旧背对自己的苏锐,终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她并没有看到张不凡在哪里,但是苏锐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那位于五年之前拯救了蒋家的老人,这次终于再次出现!
 
    随着苏锐的话音落下,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个人。
 
    他身穿道袍,并没有像一般道士一样梳着发髻,而是留着寸许长的平头,头发已然全白,整个人显得异常瘦削,甚至看起来都不到一百斤。
 
    真的很难想象,刚才那具有子弹般威力的珠子是他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除了苏锐!
 
    张不凡看起来走的很慢,但实则已经快到了极点,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蒋毅刚的身前!
 
    “张不凡,五年前你黑白不分,现在仍旧是非不明吗?”苏锐冷冷说道:“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是不是!”
 
    “苏锐,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这样处理,你一意孤行,只会引起首都大乱。”张不凡的语气古井无波,他的手中捏着一串珠子,式样和刚才掉落地面的那颗一致。
 
    苏锐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头野兽,冷冷的看着张不凡,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张不凡,五年前,你说你欠蒋家一个人情,因此才护住蒋毅刚,可是五年之后你依旧如此,该作何解释?”苏锐冷笑:“世人眼中的得到高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为了利益可以不要脸皮的凡夫俗子!”
 
    这个世界上,能够当面指责张不凡不要脸皮的,估计也只有苏锐一个人了!
 
    “我只是碰巧在首都办些事情,听闻今天晚上的事情,便立即赶来。”张不凡淡淡说道:“苏锐,你的杀心太重,即便杀死了蒋毅刚,你也绝对不能像五年前一样全身而退,还是随我离开吧,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杀不杀他是我的事,我能不能活的成也是我的事。”
 
    苏锐一指遥遥指着张不凡:“从开始到现在,你从来就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一直在避重就轻!你根本就没有解释你为什么要护住蒋毅刚!”
 
    “我办事情向来不需要解释,今天已经破例了。”
 
    张不凡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柄拂尘,他轻轻一拂袖,道:“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无论你使用什么武器,只要能过了我这一关,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便不会再插手。”
 
    蒋青鸢仍旧握着手中的枪,但是心中已然松了一大口气。
 
    她虽然不知道
    不过,他也只是脸色微变而已,手中的四棱军刺已经处于随时发动的状态!
 
    “蒋叔,这种人直接杀了算了,如果你的人手不够,我还带了人来!”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怨毒的声音响了起来!
 
    来者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胳膊上还吊着绷带,走起路来微微有些伛偻。
 
    这正是张家的张飞宇!
 
    五年前被苏锐亲手废掉的张就是他的儿子!
 
    平日里一贯气宇轩昂的张飞宇,此时变成了驼背的模样,都是拜苏锐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