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话音落下五秒钟之后前面的保镖终于潮水

 苏锐才不管他们有没有战斗**,直接挥刀便砍!
 
    眼前那些受伤的家伙连忙仓皇躲避!
 
    苏锐砍刀开路,几乎无人能挡,人群里已经是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上百人围攻一人,竟然完全挡不住对方的脚步!
 
    混战之中,有人想要开枪,可是苏锐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总能够提前预判到对方的动作,在子弹出膛之前便能够重创对方!
 
    苏锐走了十米,这十米的路上就躺满了人!流满了血!
 
    苏锐目不斜视,目光坚定如初,他的身上已经被溅上了无数滴鲜血,浑身都流露出一种凌厉的煞气!
 
    蒋毅刚还与他相隔十几米的距离!
 
    看着苏锐一步一步的走来,鲜血一蓬一蓬的溅起,蒋毅刚终于开始浑身颤抖!
 
    他在这种时候,终于想要逃跑了!
 
    可是,他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又谈何逃走?
 
    “快去把毅刚给推过来!”蒋青鸢大喊道!
 
    立刻有几个保镖从人群之中闪出来,想要跑到蒋毅刚的身边!
 
    正杀出一条血路的苏锐仍旧可以分心他顾,听了蒋青鸢的话,他的右手拔出枪来,连续扣动了扳机!
 
    子弹越过人缝,直接撵上了那些跑向蒋毅刚的保镖!
 
    一片惨叫声响起,这次跑出去的有多少人,就倒下了多少人!
 
    一个不落!
 
    “我看谁还敢过去!”
 
    苏锐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一眼蒋青鸢,大刀一横,浑身浴血,声音震彻了这片夜穹!
 
    在苏锐的超强威压之下,蒋家大院再一次变得寂静一片!
 
    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凝神看着这位杀神!
 
    经历过五年前的血色之夜的人们,已经把今天晚上的景象和五年前重新聚合在了一起!
 
    不过有些不同的是,现在的苏锐比五年前的要更强更狂更猛烈,已经强势强硬强大到了无法抵抗的程度!
 
    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人根本无法正面抗衡!
 
    “让开!”
 
    苏锐再次喝道,他反手砍翻一人,威风凛凛宛若魔神!
 
    他的身前还有几十个保镖,这些人的手中还有着刀枪等武器,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战神般的人物,还有谁能够心生抵抗之意?
 
    苏锐的话音落下五秒钟之后,前面的保镖终于潮水般的让开了一条路!
 
    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心!
 
    而在这条通路的前方,正是蒋毅刚的所在之处!
 
    看到此景,蒋家的许多人都已经闭上了眼睛!
 
    上百人竟然挡不住一个人!
 
    蒋毅刚的心脏剧颤,他双手撑着轮椅的扶手,有些艰难的说道:“苏锐,杀了我,你也一定会死,如果我死了能拉你垫背,这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也得等你先死了再说,对于马上活不成的人,我没有太多废话的习惯。”
 
    苏锐说罢,左手已经缓缓扬起!
 
    而在他的手中,正是蒋天苍那把在战争年代抗击侵略者的砍刀!
 
    外可杀敌御侮,内可斩奸除佞!
 
    这是一场五年的轮回!
 
    五年前是起点,五年后苏锐重又回到这里,他要完成当初未竟的事情!
 
    倘若不是由于身具特权而逍遥法外,那么蒋毅刚足以被枪毙一百次了!
 
    这五年的“流亡”生涯,毁掉了曾经的苏锐,却成就了一个崭新而辉煌的苏锐!
 
    无论苏锐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变成了什么身份,但是他的本心始终不会改变!
 
    他是
    苏锐五年前已经杀了蒋毅刚一次,带走了他半条命,五年之后这是要彻底灭杀!
 
    没有多想,一身睡裙的蒋青鸢蹲下身子,拔出了死去的安保队长腰间的手枪,几乎没有瞄准,就要对苏锐开枪!
 
    她不仅学过一些皮毛功夫,枪法也是相当不错!
 
    她要拦住他!
 
    可是,已经晚了!
 
    苏锐的手本来是缓缓扬起,在这个时候陡然加速,那把在蒋天苍手中不知道斩杀过多少侵略者的砍刀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带着匹练的白色光华,朝着蒋毅刚爆射而去!
 
    面对着这把凝聚了无限死亡意味的长刀,蒋毅刚已经动弹不得,他眼睁睁的看着这长刀的刀锋在自己的眼中越来越近,越放越大!
 
    与此同时,苏锐的肩膀上已经炸开了一朵血花!
 
    在这强大的冲击力之下,他的身体骤然前倾,一个踉跄,差点单膝跪地!